《【越调】天净沙 十二月乐词并序》全文 - 元代 - 孟昉

元代·孟昉

【越调】天净沙十二月乐词并序

凡文章之有韵者,皆可歌也。第时有升降,言有雅俗,调有古今,声有清浊。
原其所自,无非发人心之和,非六德之外,别有一律吕也。汉魏晋宋之有乐府,
人多不能晓;唐始有词,而宋因之,其知之者亦罕见其人焉。今之歌曲,比于古
词,有名同而言简者;时亦复有与古相同者,此皆世变之所致,非故求异乖诸古
而强合于今也。使今之曲歌于古,犹古之曲也。古之词歌于今,犹今之词也。其
所以和人之心养情性者,奚古今之异哉!先哲有言:今之乐犹古之乐,不其然欤!
尝读李长吉十二月乐词,其意新而不蹈袭,句丽而不忄舀淫。长短不一,音节亦
异。旁构冥思,朝涵夕泳。谐五声以摊其腔,和八音以符其调。寻绎日久,竟无
所得,遂辍其学,以待知音者出而余承其教焉!因增损其语,而隐括为〔天净沙〕,
如其首数。不惟于樽席之间,便于宛转之喉;且以发长吉之蕴藉,使不掩其声者。
慎勿曰:侮贤者之言云。
上楼迎得春归,暗黄著柳依依,弄野轻寒似水。锦床鸳被,梦回初日迟迟。正月
劳劳胡燕酣春,逗烟薇帐生尘,蛾髻佳人瘦损。暖云如困,不堪起舞缃裙。二月
夹城曲水飘香,扫蛾云髻新妆,落尽梨化欲赏。不胜惆怅,东风萦损柔肠。三月
依微香雨青氛,金塘闲水生,数点残芳堕粉。绿莎轻衬,月明空照黄昏。四月
沿华水汲清樽,含风轻索殳虚门,舞困腮融汗粉。翠罗香润,鸳鸯扇织回文。五月
疏疏拂柳生裁,炎炎红镜初开,暑困天低寡色。火轮飞盖,晖晖日上蓬莱。六月
星依云渚溅溅,露零玉液涓涓,宝砌衰兰剪剪。碧天如练,光摇北斗阑干。七月
吴姬鬓拥双鸦,玉人梦里归家,风弄虚檐铁马。天高露下,月明丹桂生华。八月
鸡鸣晓色珑璁,鸦啼金井梧桐,月坠茎寒露涌。广寒霜重,方池冷悴芙蓉。九月
玉壶银箭难倾,花凝笑幽明,霜碎虚庭月冷。绣帏人静,夜长鸳梦难成。十月
高城回冷严光,白天碎坠琼芳,高饮挝钟日赏。流苏金帐,琐窗睡杀鸳鸯。十一月
日光洒洒生红,琼葩碎碎迷空,寒夜漫漫漏永。串销金凤,兽炉香霭春融。十二月
七十二候环催,葭灰玉重飞,莫道光阴似水。羲和迁辔,金鞭懒著龙媒。闰月